Archive for the ‘China Press 中国报’ Category

关丹公正党反稀土讲座被腰斩 警方出言讽刺“民主又如何?” Police: ‘ So What Democracy?’

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

人民公正党昨晚在关丹理想花园举办反稀土讲座,不料却被警方以未获准证为由腰斩,更派出大批警员驻守当地,阻止民众出席讲座。

NONE警方昨晚大约出动50名警员、2辆卡车、吉普车和巡逻车,并由代关丹警区主任亲自领队,到讲座地点驻守。

尽管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和彭亨州州委李健聪与警方多番交涉,但是在问及为何阻止讲座进行时,该名代警区主任并未给予理由。

警方警告苏仁德兰别惹事

苏仁德兰指出,当他向警方指这是一个民主国家时,该名代警区主任竟然回答:“民主又如何?”,甚至警告苏仁德兰“不要惹事”。

他说,这令首相纳吉在国外声明马来西亚是一个自由与民主国家,已沦为一个伪口号。

他说,虽然联邦宪法第10条文赋予人民集会与言论自由,但是警方却在毫无理由下否决这些基本人权。

苏仁德兰发表文告,批评警方阻止讲座的进行,明显是具有政治动机,并怀疑是政府指示警方阻止在野党举行讲座。

他指出,在野党在全国其他地区每日都面对类似讲座被拒的情况。

“明显的是,国阵政府滥用警力作为政治工具,企图打压反对党和公民社会,让他们噤声。”

他指出,在过去数周以来,我国越来越像一个警察国,包括穿净选盟衣服的人士持续受对付、反对党讲座受阻、社会主义党6人尚未获释、在政府控制的印刷与电子媒体上抹黑净选盟与反对党等。

中国报 China Press

警不發關丹公正黨活動執照 反稀土講座被逼取消

(關丹17日訊)公正黨舉辦的反稀土講座會,因無法獲警方發出活動執照,被逼臨時取消。

該講座會原定昨晚9時在關丹甘榜英畢安進行,主講人包括峇洛居民委員會主席安旦、公正黨副主席蘇仁德蘭及中央理事查卡利亞。

該活動主要是邀請附近的印裔及巫裔居民出席聆聽,讓民眾了解稀土廠課題的進展,及時事課題。

公正黨彭亨州州委李健聰受詢時說,他們已在申請活動執照,但一直沒有獲得當局答覆,至昨午5時許,才接獲警方通知,活動執照不被批准。

“當時,我們的活動都已籌備七七八八,帳棚及食物準備好,我們只好依計劃進行,詎料依然遭警方阻止。”

他說,大批警員于當晚8時已到場駐守,許多原是要參加講座會的民眾都不敢前往,只好在一旁觀看。

“我與蘇仁德蘭嚐試與警察交涉,希望獲得通融,讓我們舉辦半小時活動,惟警方以沒有獲活動執照為由,拒絕我們辦活動。”

另一方面,記者嘗試聯絡關丹警區主任嘉斯馬尼助理總監及祖基菲警監,惟無法聯絡上。

星洲日报 Sin Chew Daily

沒獲准證警員到場阻止‧反稀土時事講座“腰斬”

(彭亨‧關丹17日訊)人民公正黨昨晚原定在關丹理想花園舉行一場反稀土與時事講座會,卻因遭警方拒絕發出准證,並派出為數約40名的警員到場阻止而“腰斬”。

公正黨阿亦布爹支部主席李健聰指出,警方在昨晚8時除了出動警員,還有鎮暴隊與2輛羅里在活動舉辦地點。

他說,該黨有要求警方只給予半小時進行演講,不過警方仍堅決拒絕。民眾唯有散去,舉辦當局於10時左右回到現場收拾,活動正式告一段落。

李健聰要求警方釐清集會準繩

也是英迪拉馬哥打區部代主席的李氏說,警方的做法不合情理,並認為如果警方繼續打壓在野黨與民眾接觸的機會,他們將無法聆聽民聲,瞭解民情及問題。

“我要求警方釐清及列出集會真正的準繩,如果警方立場真的中立,就算我們談及淨選盟的課題,都應獲享言論自由的空間。”

昨晚這一場講座會,原定主講人為公正黨副主席蘇仁德蘭、巴洛反稀土組織(BADAR)主席韓丹、公正黨中委理事查卡里亞及李健聰。(星洲日報/東海岸)

 

Advertisements

学好马来文

在家里,家长会告诉我们,中文很重要,因为我们是华人,因为中国正在崛起。

同时,父母也会不断叮咛,英文很重要,因为是世界语言,也是商业价值高的语言。

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,要求孩子把马来文学好的华裔家长,应该不多。最多只是要孩子的马来文考试及格,以考获一等大马教育文凭,也方便申请政府奖公共服务局学金罢了。

当然,我国是个多元文化的社会,没有强迫学习任何语文的意思。但是,生活在一个说马来语族群占了至少60%的国度,却不能够流利地说马来语,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。这种固步自封,闭门造车,有一点自绝于这个国家的主流的味道,。

不能够以马来语沟通,将少了一道和其它国民沟通的桥梁,也失去了体会其它文化的乐趣和体验。最近,有许多年轻背包客出现,乘搭着亚航到邻国寻幽探秘,为吴哥与暹逻文化感到惊叹不已。但是同时,他们却忘了友族的文化同样丰富,不只对国内的文化风俗不屑一顾,而且还往往对某些事物带有严重的偏见。真是矛盾与前后不一的现象。

探寻这种对马来文冷漠的原因,很大可能和我国政治社会的发展有关。华裔在政治上的边缘化导致许多人自我放逐,并且有意识地贬抑马来语,以作为个人对于现今体制的一种报复。但是,这种回应是单元性的,无助于使国民们对于各自的文化更加多元和开放。

况且,文化是中性的。优美的马来文,在大马来圈内有着3亿的人口每天在使用着这种语文。马来文过去也是马六甲海峡经商的通用语言,就连中国也可以找到明朝时期出版的马来文字典。我们有幸身在这个历史性各个文化的交汇点,不是更应该去亲炙本国丰富的各种文化吗?

当然,在学好马来文之余,更要理解的是,马来西亚是个具有多元族群、文化和语言的社会,因此对于多语的掌握和包容,甚至包括各种方言(如吉兰丹马来方言、北部福建话等等)的接纳,才是促成不同语言和文化百花齐放的态度。北欧瑞士由四大族群、两大宗教、四种语文的人民组成,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们国富民强的事实。是时候学好马来文,在迈向世界前,先跨出自己的家门吧。

×文章也刊登在《中国报》优学。

致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

不知不觉,在这个专栏也耕耘了一年。

一年,对某些人来说,很长。多另一些人而言,只像是眨了眨眼那么短暂。

你问:为什么同样的时间,在不同的人身上体现出不同的流逝速度呢?答案在于你的人生观。年轻的精力无穷奔放,是一段很难得的时光。但是体力如果没有完整的智力和成熟心灵配合,就像是个挥舞着宝剑的莽汉,或是一架不断在空转的躯壳,徒然浪费生命。

和自然作息循环一般,年轻人如果没有掌握好自己成长的节奏,就会产生两种模样的年轻人。

一种年轻人是长不大的一群。他们一是觉得世界实在太过好玩,而不愿意背负任何责任,社会的种种事情都与他们无关;二者,他们成为过于理想化的一群,有太多的梦想和理想,却利用种种理由和藉口去推搪事情不能实践的原因,同时也不自问可以扮演的角色。

另一种年轻人,还没有长大,就已经衰老了。这些年轻人自认事故,觉得世界已经没有办法改变,梦想也已没有办法实现,不如就在“有生之年”用快乐来麻痹自己。沉迷于快速致富赚钱、周日打麻将唱K、自私利己等等,都是这群年轻人的写照。

奔向青春,其实是一种对自我生命的叩问。

我是谁?我在这个世界的目的是什么?我能够怎样扮演好“我”这个角色?我可以改变什么?

当 带着疑惑,开始往生活、书本、友人前辈的身上去寻找答案时,这个旅途就开始了。视野开阔逐渐,世界忽然变得很大,五大洋七大洲,各存在着有待探索的新鲜 事;世界也突然变得很小,忽然发觉自己活在马来西亚,过去竟然对身旁的邻居不闻不问,而马来文化、印度文化、原住民文化等竟然是那么地精彩缤纷。于是,对 马来西亚,甚至自己的社区家乡也有了想重新探索的哥伦布式的冲动。

往真理探索的旅途,往往就踏出了成长的足迹。尤为难得的是,如果在发现与探索的路上,可以遇到知己好友共同勉励扶持,这种乐趣和成长的印记就更为美妙。

世界看来还有许久都未有终结,能够终结自己思考与成长的,就只有自己而已。这是我对这一年笔耕的总结,但是我相信在追寻理想的转角处,您一定会看到我的踪迹。

×本文也刊载于《中国报》优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