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政府组织不应政治化?

上星期写了“YES,就是要政治化!”一文,没想到获得读者,尤其是网民热烈的反应,因此在此想继续就“政治化”与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关系稍为作一些补充。

马来西亚许多非政府组织,不时会出现有趣的怪象,那就是他们高喊不要“政治化”的时候,很害怕的对象,通常只是在野党。一旦要和当权者领袖诸公们在舞台上比出“一个马来西亚”手势的时候,通常就不是大问题。

姑且不论已经遭政党渗透,作为政党代理人的“白手套社团”(譬如恶名昭彰的土权),这些很顾忌与在野党扯在一起的非政府组织,就算是在某个课题上有着一致的立场,可是只要和在野党扯上关系,就忙不迭地撇清关系。看清楚这种“洁癖”的当权者,往往乐不可支,把这些非政府组织以及追随的民众耍得团团转,社会运动人士往往必须耗费许多心力在这项内耗之中。

另外,有的非政府组织也患上“非政府组织洁癖”,往往把非政府组织与政党一刀切,认为非黑即白,没有中间可合作与商议的余地。这种山头主义的心态,往往在面对大敌之前,先弱化了自己的力量而不自知,还往往以本身的“纯种”与“贞洁”引以为傲,沾沾自喜。

社会不断进步与发展,许多政党在长期执政之下,满足与陶醉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情境当中,没有察觉到社会条件与人民需求的变迁。这时,能够带出人民与整体社会诉求的运动,就能够掀起巨大的回响与认同。而在其中扮演角色的领袖、政党与非政府组织,就能够通过参与社会运动的过程中,掌控话语权与领导权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没有任何政党、非政府组织或个人,能够垄断这项社会运动。更加没有任何人,能够宣称他代表人民。充其量,政党、组织或个人,是在折射着社会的集体诉求与需要,如此而已。

因此,在一个“大政治”气候下的年代,当霸权掌控了大量的社会资源与领导权的时候,投身改革运动的分子如果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客观角色,而深陷在“自我感觉良好”里面,甚至把有意改革的运动一刀切成“政党/NGO”时,只能够说是一种“政治上的天真”(Politically naïve)。

大敌当前,唯有结合一切可以结合的力量,才有望一举冲破改革的临界点,为我国的社会带来质与量上的变革。那“超越政党,但不超越政治”又有什么问题呢?预知详情,且听下回分解。
×本文也刊载于《南洋商报》星期二东海岸版《聪锋陷阵》专栏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