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es,就是要政治化!

我国当权者在面对民众的施压与抗议时,总是会搬出三招来化解群众压力,分别是:种族化、地方化与政治化。这一个“三化”,在过去行走江湖之时,总是屡试不爽,每每能化险为夷。

在反莱纳斯稀土厂运动的来往过招中,这“三连环”也像往常一样地派上用场。彭州大臣之前大囔稀土厂课题只是“华人”的课题,而马华也一如既往地成立清一色只有华社成员在内的“稀土厂监督委员会”,以合理化彭州大臣安南的“种族化”论调。这种一来一往的打乒乓论调,在环境运动变得跨族群(出席者涵盖各背景)与跨宗教(宗教司用可兰经证明回教徒需保护环境)之后,变得黯然失色。

后来,蔡细历也搬出稀土厂课题只是个“地方”课题,而尝试把莱纳斯的辐射问题局限在地方,企图掩盖此课题背后更根本的,与环境体制有关的的问题。无奈的是,“绿色盛会2.0” 多达2万人的出席者来自北马、中马、南马甚至东马的四面八方,而自费租车前来的巴士数量竟然破30辆。要自圆其说这种场面并不容易,因此“地方化”的指控不攻自破。

奇怪的是,政治化的指控反而比较难以招架。每有大事发生,执政党大概都会先说“不要政治化这项课题”“反对党已经把这项课题政治化“等熟练的台词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“政治”两字已经在马来西亚成为一个脏话?

更严重的是,不只是执政党大扣把“稀土厂”政治化的帽子,就连某些非政府组织与华团也避“政治化”三字唯恐不及。因此一些奇怪的言论,如:“我支持在野党,但是我不赞成把莱纳斯课题政治化”,“我要关厂,但是如果邀请在野党政治人物出席,将让该活动政治化”等言论,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。最后在旁边冷笑的,将会是既得利益者,以及实际掌控权力者。

纵观莱纳斯的反稀土厂运动,许多政治工作者与政党基层都在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。事实是,只有让当权者感觉到即将失去权力,它才会真正地紧张。譬如,在野党当地国会议员向来承受最多的抹黑与黑函,而一旦反对党领袖给予“一旦执政就关闭稀土厂”的承诺,当权者才终于作出一连串的公关与补救工作。

“政治化“在我国实在是过度妖魔化的一个词汇。成熟的非政府组织理应不被牵着鼻子走,而懂得分辨政治力也是社会力的一种,而应该结合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,以达到自己组织的宗旨与目标。

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,我们应该懂得分辨现代政治由于人口众多,因而衍生“间接民主“(Indirect Democracy)的必要性。而政治人物,在现代政治的脉络下,实在只是政党政治之下的工作者与角色(Actor),以在民主选举中赢得足够的正当性来落实权力。所以,要赶出莱纳斯的话,让我们大声说“YES,就是要政治化!”

×本文也刊载于《南洋商报》星期二东海岸版《聪锋陷阵》专栏。

Advertisements

2 responses to this post.

  1. Posted by JinHou on 21/03/2012 at 6:24 pm

    Great post!!! My point exactly!! Lynas is a political problem.

    Reply

  2. 寫的真好!!!借轉了~謝謝~^^

    Reply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